崢嶸記錄
  5日上午,由松岡環導演的《南京——被撕裂的記憶》中文版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首映。日本銘心會代表松岡環女士20多年來在日本尋訪250位日本老兵、在中國尋訪300多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自費80多次到南京尋找幸存者,紀錄片是這些口述資料的濃縮。
  一個日本人,非電影專業人士,為什麼要拍攝南京大屠殺的紀錄片?記者昨與松岡環面對面,追問無數個“為什麼”。
  有良知的人要告訴日本民眾真相
  記者:作為一個日本人,為什麼要製作這部紀錄片?
  松岡環:1988年,我帶著“所說的南京大屠殺到底是怎麼回事”的疑問決定來南京。事前想找一些學習資料,發現很多大學教授和新聞記者出版了研究南京大屠殺歷史的書籍,而否定和貶低南京大屠殺的書及雜誌也大量出版。我想知道“在南京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我想首先到南京,從聽取中國的戰爭被害者的心聲開始比較重要。越調查我越心驚,這段歷史真是慘絕人寰。我決定要記錄下來,作為有良心有良知的人將歷史記錄下來,告訴日本的民眾真相。無論是受害者,還是加害者,他們的平均年齡都超過80歲,能夠提供證言的人越來越少。我希望把所有證言資料都拍攝下來。努力數年後,終於完成以參加南京戰的原士兵和被害者們的證言為中心的紀實影片。沒有加入說明性的解說和研究者的主張。只是想從親身體驗的證言者們具體的話語和表情開始,到他們的心靈的跳動,來向人們傳達這一史實。
  加害者受害者證言相印證
  記者:影片是將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證言和資料進行對比和印證,為什麼用這種方式記錄?
  松岡環:這種方式更讓人震撼。我們調查到一個1914年出生的日本老兵,他回憶說:“掃蕩時強姦,征發時強姦。(強姦)是在城裡乾的,這是少不了的事情,在城裡目睹過扛著女人和強姦婦女的場面,連老太太也抓,強姦後就殺死,殘忍極了。對方雖然喊不要,但是還是會對準胸口開槍殺死她。”
  而我們在南京也調查到一位1926年出生的中國老人張秀紅,她就回憶說:“我親眼看到兩三次日本兵來強姦女人,廣場上站著年輕的姑娘們,日本兵選出幾個帶走,剩下的當場就被殺死。日本兵還把刺刀插進四個未滿一歲的嬰兒的屁股里,很高興地舉起來,嬰兒們在空中哭喊,日本兵一邊笑一邊拍手叫好。後來,我也被日本兵強姦了,當時我才11歲。”
  這些加害者和受害者的證言對照著相互印證這些真實的歷史,既讓人不寒而慄,又應該讓所有日本人為此道歉懺悔。
  調查日本老兵很難
  記者:在日本調查日本老兵難度大嗎?
  松岡環:難。在日本,近20萬參加過“南京攻略戰的將士”加害的事,幾乎沒聽說過。是因為有高喊“沒有南京大屠殺”的風潮,所以沒人主動報上姓名;還是像戰敗情報全部被燒毀一樣,有“不准對外說出在南京做的事情”噤口令,說了的話,會被叱責,所以沒人作證。
  1997年10月,我們在日本國內6個城市,和市民運動聯合起來,連續3天開設“南京大屠殺熱線”的電話情報收集的活動。其中,從13名原士兵那裡寄來南京大屠殺資料。我們以到手的電話情報為基礎,從地方圖書館里的戰記和各連隊、各中隊的軍隊史戰友會名冊等入手,開始尋找原日軍士兵。
  最初,即使到原士兵家裡拜訪,光說是“想問一下南京的事情”,老人們幾乎都什麼也不說了。於是就從戰爭的苦難問起,一家一家訪問住在大阪、京都等地的原士兵們。我們的調查持續到現在,共聽取250名原士兵的證言。進攻南京的約10個師團中,聽取第三、第九、第十六、第六師團南京第二碇泊所司令部,以及其他部隊將兵的講述。
  “為什麼日本人還不承認南京大屠殺”
  記者:在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調查中,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松岡環:在南京,我們盡可能一家挨一家地拜訪,用採訪記錄的方式去取證。為了去找被害經歷者,我們對南京城內外和從上海到南京之間住在農村的老人,進行採訪記錄,最終聽取記錄300多被害者的證言。
  聽取加害和被害的證言的時候,接二連三出現日本軍暴行的真實情況和場所、時間驚人般相同的事例。很多中國老人年過八旬,他們一邊曬太陽一邊反問我們:“為什麼我們受了那麼多苦難,日本還不承認南京大屠殺?”我們感到無顏以對。
  最遺憾“他過世了”
  記者:過程中,最遺憾的是什麼?
  松岡環:無論受害者,還是加害者,他們的平均年齡都超過80歲,能提供證言的人越來越少,要是不拍錄像記下,加害、被害雙方都要離世了。
  20多年裡,我們積攢很多參與過南京大屠殺的原士兵和被害者的訪問記錄。可我們發現,一個一個訪問下去,老人們身體情況都越來越差,最遺憾的是,有次我們終於約好一個日本老兵,到了他家,叫了很多遍也沒人應聲。問鄰居,鄰居淡淡說:“是的,他去世了,昨天突然去世了。”沒人明白我們的失望。
  被日本右翼攻擊是家常便飯
  記者:影片製作過程中一直遭受干擾吧?
  松岡環:我這些年進行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認識活動,在日本,就被當作是社會問題來提,特別是被站在修正歷史立場上的人所誹謗中傷,有時還被罵,對人格是極大的侮辱,我們一直都受著此類的攻擊。
  右翼分子還到我的單位和集會場所來公開鬧事,在網上攻擊也像家常便飯一樣。我常年調查南京大屠殺,進行全體的驗證,林伯耀和華僑研究者進行中國方面證言的驗證和翻譯。日本國內否定和偷換史實的言論漫天。我希望日本市民尤其年輕一代,在看過由當事人親口敘述製作的紀實影片《南京——被撕裂的記憶》後,能認識到“在南京發生的事實究竟是什麼?”
  真相只有一個,歷史的真相,大家都要看清和牢記啊。
  本報記者沈崢嶸  (原標題:歷史的真相,大家都要看清和牢記)
創作者介紹

居家清潔公司

yz99yzdzz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